巴黎人遊戲_記一次參觀革命烈士紀念館

來源:新浪遊戲 三維全景圖 浏覽量:2019年12月10日 7324

 十一這七天,巴黎人遊戲們一家去了河南鄭州,遊玩了不少景區,其中包括少林寺、古老的嵩山、中國第一古刹白馬寺和雲台山這幾個景點,但給我留下印象最深的還是雲台山。
一大早我們出發了,爲的就是能少排一點隊,多看看風景,導遊告訴我們雲台山至少得玩個兩三天才能夠把雲台山的壯觀風景全部看完,我心裏默默的說:“怎麽可能?黃山、華山我都去過,一個連五嶽都排不上名的雲台山怎麽可能會耗費這麽多時間?”我心裏不屑的想。可是真正到了雲台山風景區的門前我才剛剛感受到雲台山的魅力所在,一股撲鼻的清新味道,讓人突然覺得心情舒暢,讓人忍不住深深呼吸這大自然的味道。雲台山和別的景區不同的是,如果你不想走路上山,你可以一直做大巴士到達山頂峰,當然誰會放棄這半山腰的美麗景色呢。
我們去的第一個景點叫紅石峽,總路程有兩公裏。進去後首先是一個山洞,山洞幽暗深邃,狹窄幽長,給人一種神秘的感覺。走出山洞視野就變得開闊起來,一幅壯觀的山水畫就展現在人們眼前,身旁是帶著波紋的岩石,而腳下則是碧綠的深潭,導遊告訴我們,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在幾百億年前還是大海,岩石上一道一道深深的波痕就是最好的證明,我不禁感受到大自然的神奇。繼續往前,則看到一幕巨大的瀑布傾泄而下,泉水散落在地上,有的順著大自然安排的路線順勢進入潭中,而有的則飛濺在人們的身上,人們紛紛感受這大自然的熱情。
接下來我們又乘坐大巴來到小寨溝,走進去到處都是花草樹木,漫步在台階上,呼吸著新鮮空氣,望著兩旁蒼翠的樹木,讓你忘記了城市中喧鬧的聲音,這裏靜靜的,偶爾能聽見一些鳥叫的聲音。路的兩邊開滿了鮮花,有紅的、粉的、紫的……多得我都叫不上名字了。像一條五彩的綢緞,又給這美麗的雲台山又增添了一絲活力。再往前走,往兩邊看,在城市長大的人,簡直無法想像有這樣高大的樹木和這樣濃密的樹蔭,讓你覺得好像進入了另外的一個世界。不知何時我們周圍多出了雲霧,雲霧一直圍繞著我們,怪不得人們說這裏是神仙居住的地方,在山上會讓你有種騰雲駕霧的感覺。因爲時間關系,這白雲山的風景也沒有全部欣賞完,坐車離開時,多少有點遺憾,可是就算給我足夠的時間我也不能完全欣賞完她,因爲她太神秘了,不是嗎?說她神秘也不對,因爲在神秘中你又能感受到大自然的活力與美麗。
我真想在雲台山再多待幾天,可是我沒時間仔細欣賞和細細品味她了,這也好,就像評書裏“下回分解”那樣,如同雲台山用薄薄的的面紗遮住了,在我的記憶裏留下點淡淡的味道吧……

轉眼間,又是一個春暖花開,刹那間,那麽快又到了春遊。朦朦胧胧的天氣,好像朦胧的紗,蓋在大地上,隱隱約約的看得見著生機蓬勃的春景……
背上書包,帶著大好心情,我們來到了雲居山革命烈士紀念館,懷著崇敬的心情,邁著沉重的腳步,踏上一截截樓梯,沿著樓梯上去,樹叢裏隱隱約約的隱藏著幾朵純潔的花,它是那樣的美麗,一直開著,訴說著革命烈士英勇的獻身,裝點著烈士們爲革命付出的精彩一生!再走上去,一塊巨大的石碑,上面寫著:同志們,勝利的時候,請你們不要忘記我們!不知爲什麽,聽了這句話,它仿佛像一把刀,把這句話一筆一劃的刻在我的心裏,又宛如一陣清風,溫柔的拂過我臉龐,是那麽印象深刻,鼻子一酸,看著那短短的十七個字也朦胧了……
我們來到了革命烈士紀念碑前,只見一座高大的石碑立在我的眼前,下面寫著幾個剛勁有力的大字:革命烈士永垂不朽!當這時,我想起革命烈士的抛頭顱,灑熱血、前赴後繼的壯烈創舉,對革命烈士的景仰又高了幾分。
接著我們唱了國歌和隊歌,在紀念碑前,我唱的格外認真,也格外嚴肅。然後是默哀3分鍾,3分鍾剛開始,廣場上一片寂靜,哪怕是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到聲音。在這短短的3分鍾裏我的腦子裏閃過了千頭萬緒,有英雄們的英勇獻身,有革命的辛苦和勞累,還有深深的遐想和自問:時間都是擠出來的,他們英勇獻身,我們做不到;他們勇敢奮戰,我們做不到;他們爲革命付出一生,我們也做不到。可是,想想吧,我們虛度了多少光陰,浪費了多少時間,讓它流逝,卻不能把握它做一些更有益的事,我們真的對嗎?3分鍾很快就到了,少先隊員演講和少先隊輔導員演講在我耳裏都是輕輕的嗡嗡聲,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最後是獻小白花,我們是最後一個班,當隊伍緩緩走上樓梯時,我看到了綠色的樹叢裏有著幾抹顯眼的白色,點綴著碧綠的草叢,格外明亮!我懷著莊重的心情擺上了自己的小白花,又讓綠色中多了一絲妖媚的白,就像翡翠上的一顆明珠,雖不值一分錢,卻包含了我們的深深情誼!接著我們還參觀了博物館和萬松書院,但對比之前,猶如油墨畫前的輕描淡寫,印象也沒那麽深了。
也許這事,只有一首詩能表達我對革命烈士的情感,做得太多太多,但要求的卻很少很少,一個人靜靜的死去,卻不留下一點遺憾: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我輕輕的招手,作別西天的雲彩。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陽中的新娘;波光裏的豔影,在我的心頭蕩漾。軟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搖;在康橋的柔波裏,我甘心做一條水草!那榆蔭下的一潭,不是清泉,是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間,沉澱著彩虹似的夢。尋夢?撐一支長蒿,向青草更青處漫溯,載一船星輝,在星輝斑斓裏放歌。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別離的笙箫;夏蟲也爲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橋!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巴黎人遊戲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2001